暗流涌现(31)


本站公告

    暗流涌现(31)

    当下张少英让符昭先去安慰家人,随后进来议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时堂下一众人个个是心惊胆颤,女主人对男主人的推心置腹当真无以复加,这些最核心的秘密这般抖将出来,即便想一想都情不自禁的打个寒颤。昨日还欢欢喜喜的做事,今日突然将那些不轨之事丢到你面前,突然才发觉这个跟你多年交情的同事竟然是奸细,教人如何不惊?尤其是纵横派的手段,能够花这麽多的时间去忍受一个奸细,这份魄力便不是其他宗派可以较的,这也是纵横派凝聚力甚强的原因。这一刻,三坛各部对张少英的敬畏无形更加沉重了,柳燕也才发现丈夫这一刻竟是如此令人着迷和畏惧,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后怕。

    符昭在心坛虽只是一个分坛副坛主,但其运事能力恐怕要超过扶摇,这也是姬沄一直看符昭的原因,尽管他已经老了。也是因姬沄如此重视,礼遇人才,纵横派才有不到两百年便有如此巨大规模的原因。一众人没有等许久,符昭回来了,向张少英躬身一礼,随即说道:“属下数日前曾在眺望山挖到森狱杀手的尸体,不知主子瞧过了没有。”张少英点点头,一会儿不见,符昭已是神定气闲的神韵,此时此刻这便是其竭力表现的报答。

    张少英暗赞一声,应道:“都查验过。”符昭即道:“以属下所见,森狱联盟的杀手很可能遭到了截杀。这些人属下虽未见过,但属下肯定都是这次伏击的主力。”这些张少英从挖出姬灵霜随行弟子和森狱杀手尸体时早已知晓,应道:“现在的问题是谁截杀了森狱杀手。”符昭道:“女主子身份特殊,敢动她必是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要麽当场格杀,要麽以此胁迫。”张少英道:“来了十天了,都不见人来,妄测并不实际。”符昭道:“属下这些年对森狱在福建路的各行各业一清二楚,但在城内还有一处窝点尚未抛出。”张少英叹道:“这次能一举拿下森狱势力你在暗帮了不少忙吧?为何留下这一处?”符昭道:“汇集一处总四处流窜的好。”张少英点点头,说道:“当前只有一个目的,找到灵霜。余者所部暂凭我调遣,不得延误。”堂下诸众皆跪下领令,尽管不合规矩,但主人们夫妻一体,也是说得过去的。女主人作为大幕司副使,不止一次在众人面前说过,三坛事物其均可参与,并不界限。

    但今日这一切实在太诡异,一个陷害女主人的奸细竟然遭到了原谅,让他去救女主人。许多人明白,这一切均是姬沄的看待和举荐书起了作用,符昭的能力即便是领导纵横派都不稀,正是因此才能着目他如此之久,这份殊荣并不是任何人都能想象的到的。许多人也开始理解为何当初姬沄毫无缘故的将符昭从纵横派七坛之首的角坛副坛主贬到心坛来做一个幕僚了,算时间,似乎正是其家人遭软禁的时间。老一辈的也才知道,当初他家人丧生与大火之也是障眼法了。原以为姬沄是因符昭能力太强招忌才将他降级留用的,今日想来竟是如此荒唐。

    符昭将自己的计策一条条讲出来,在座的皆是一阵汗颜。这一切便似早已谋划好了似的,符昭觉得当前的动静还是太小,须得加以利用朝廷的力量,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这一提议得到了张少英的赞同。张少英相信纵横派的能力,但与朝廷相,总是要差不少。同时符昭觉得纵横派不能再克制,姬灵霜被劫张少英一直在竭力忍耐,这关键时刻便是将天捅破了都不为过。这些只是简单的建议,但对张少英来说犹如拨云见日,心有了眉目。当下下令三坛各出人力汇集福州,至少得三万。同时请四方门郭晓援手,并昭告武林,百炼峰,森狱,黑海等六个杀手组织擒了姬灵霜,将这一切归罪于杀手组织。同时在福州将森狱所部两百二十三众尽数戮了,以示惩戒。对于那些不知为谁卖命的最底层的人员,财力支撑一旦断裂,各方关系跟着断裂,已不足为虑,许多人大多是被拖下水的,何况大多数做的都是正经生意。

    张少英这一大动作,围观的诸宗皆派信来询问,张少英一一回应。这时候诸宗皆感到了纵横派的警惕,似乎对诸宗已经不放心。张少英要做的便是等,等对手沉不住气,先来找他,如果再无结果,那张少英只有极端做法了。他在出发时给姬沄,奔月送了信,但姬沄只是给了他符昭的履历,事情已经发生,唯有倾力挽救,姬沄对姬灵霜虽爱护,但人事更加淡然,更着意让张少英锻炼一番,这份心力非同凡响。

    郭晓收到张少英的来信已是三日后,姬灵霜被擒一事数日之间传遍武林,令人唏嘘不已。这是在要纵横派的命,纵横派岂能轻易便罢?一个不好甚至影响到朝廷。从张少英来信可以看出,他完全是无礼的行为,说是援助,气势却是命令一般。郭晓更加思虑的却是这事的影响,有了朝廷的协助,大量的人力物力,找人确实较容易。是人你便得吃喝拉撒,除非你待在一处一直不动,这两种情况皆有可能,甚至是白忙活一场。但即便如此,你还得忙,如今是捅到自己这里,自己若是不帮手,捅到皇帝那里去,到头来还是自己忙,反而耽搁了时机。但如今最棘手的问题却是福建路监司,帅司一路长吏竟然跟一个杀手组织有牵连,且证据确凿,这一点实在太过荒唐。他此时离福建路并不远,这般大案他是无法直接过问的,当下奏朝廷,同时亲自来了福州。

    郭晓来时很匆忙,但在福建四方门尚有不少人马。这时福州的情形很乱,靠的便是纵横派在把持,否则一旦乱起来,后果不堪设想。有了纵横派的把持,诸多蛛丝马迹的线索便不会被抹得一干二净。四方门不在朝廷建制,郭晓即便来了也只能越权,控制住监司,帅司,只等朝廷的差遣书。张少英是等不了这麽久的,也没指望郭晓能帮多少忙,他要的便是大动静,不到十日,纵横派,心坛,箕坛,尾坛三坛汇聚近三万众在福州城郊,立时引起百姓的恐慌。好在清楚张少英的意图,不然郭晓得急疯了不可。直到第十一日,朝廷的书才姗姗来迟。有了第一步的控制,郭晓出手之间已控制了局势,并暂代福州两司差遣,等待朝官前来接任。这一切虽在不经意间,但对张少英全然无帮助,他已有些忍耐不住了。各路疑似的人迹线索不断摆到张少英面前。

    南宫家的撤离南宫玥做的一丝不苟,完全查不到出路,如此厉害的对手张少英更不敢掉以轻心。对于来的线索张少英不论真假一一送往横勘验,不惜耗费巨大人力。纵横派下对于一直高高在的女主人失踪一事颇为尽心。这些人多是孤儿入门,其后代自小在纵横派长大,对纵横派极力维护。横一旦全力运行起来,其能力不亚于官府。但对于姬灵霜的讯息却总是无法确认。郭晓手的讯息也是如此,正是因为不确定,他没有给张少英多少有价值的线索。张少英极力思索间,柳燕更不敢去打扰丈夫,扰乱丈夫的思绪。丈夫看似平静,实则神经蹦的很紧,一旦受到敏感的刺激,很可能此爆发,到时将更加不可收拾。且三坛尽归丈夫节度,究竟有多少人能够信服,这是威信问题,丈夫虽有领导武林之实,但并不代表纵横派人心尽归于他。一旦姬灵霜出了意外,她夫妻二人在纵横派的地位将会一落千丈,毕竟二人并没有为纵横派做多少事,皆是凭亲而来。事实在这个问题,姬沄都没有为张少英做多少正名,全赖张少英自己维持。

    倒是符昭,认为姬灵霜定是待在谋处并未移动。他与张少英不同,自小在纵横派长大,对横的信任要超过张少英。同时对于随行姬灵霜部属尸体的勘验,以及被杀森狱杀手的伤口,认为姬灵霜先是受到山体滑坡的侵袭导致阵型大乱,随后受到河水的灌溉从而被擒,随后遭到不明人士的偷袭。从森狱杀手的伤口,符昭看到了数招属于儒家六艺剑法的剑招。只是这些剑招似而非是,显是刻意隐藏,若非细腻并不能一眼瞧出。纵横派的武学钻研何其精深!剑招弈理更是千锤百炼,符昭最终断定六艺剑法御字诀的“悠悠之水”“波澜不惊”“杨柳依依”三招。尽管如此,张少英仍旧难得头绪。儒门流派众多,各地的名士虽引领一方,但并不得朝廷倚重。且六艺剑法流传数百年之久,流派众多,难以从寻得头绪。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