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利令智昏信谣传,五行符出入元磁


本站公告

    77. 利令智昏信谣传,五行符出入元磁

    还有潜虚子等人,在外面接应,应付着可能的意外,各方人操练熟练,等时机成熟。

    他们在做准备,其他各方也在做准备,竹叶剑苦无涯在孤影山也在准备,散修盟各种鸡鸣狗盗之徒都有,消息来说,还是很灵通,但大多数是道听途说,而各方在此时,不同的动作都会引来各种猜想,因此消息真假难辨。

    有传言说,仙府之有着先天灵宝,松溪借着接回宣明宗的人之机,实际宣明宗的人早死了,不然的话,怎么不早出来,想那地底有太古毒焰,是何种威力,宣明宗的人早死了,而且,尸骨无存,松溪不过放出了烟幕,真正的目的,是想得到仙府的先天灵宝。

    竹叶剑苦无涯宁可信其有,先天灵宝太诱惑人了,修行人也许对世间财物不感兴趣,但对先天宝物却是凡人对待珍宝一样。

    他又不想想,如果真有先天灵宝,那些天仙怎能放过,还让他沉睡在仙府之,标准的利令智昏。

    “你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悄悄地进入地火之,看看有什么机会!”苦无涯吩咐到。手下的人嘴虽不说,心却不满。

    苦无涯也看出他们的想法,心冷哼一声,但脸却带着笑容:“你们不能进入地火之,太古毒焰太过于恶毒,要不是我有五龙避火罩,我也不敢深入其,你们诸人都无法进入。”

    苦无涯看见他们嘴不说,心并不服气,眼厉芒一闪,心盘算着怎样将他们骗入地火之,让太古毒焰将他们炼得形神俱灭,手下并不知道。

    相之下,魔教和大佛教对内幕了解得很多,甚至有些秘密,松溪都不知道,提婆达多和幽冥教主都是一方大能,而且诵名即知,得到的消息却超过松溪。故此,两方都没有用,在等待时机,反而是散修盟有点沉不住气。

    仙光日盛一日,苦无涯一天一天急躁,彻底失却了平常心,仙光冲霄而起,此种种美妙情景,苦无涯动了,他得到消息,松溪一伙人进入其,他立刻动手,五龙避火罩将身形隐去。

    松溪等人进入地火之,他们早操练多时,五方旗幡在他们头顶飘扬,五色光华分明,流传不停,苍龙幡发出青色光华,苍龙盘旋,如同青玉一般;而朱雀幡朱雀飞舞,朵朵深红的如意形、灵芝形火焰出,一派深红的光华罩定;而白虎幡白虎现身,金气逼人;左铃头顶玄武幡出现一只玄武,一派如漆的黑光罩定,而在松溪的头,一条螣蛇盘曲着,玄黄色光华生。五色光华依次流围,形成一个整体,而他们的法宝也现形,围绕着旗幡下波动,浑然一体,沉入地火之。

    转眼间来到了元磁层,松溪手一指,在元磁层薄弱处,手五行符现,侵入元磁层,符箓勾连,莫闲还是第一次看到松溪直接用符箓,宣明宗本身以符箓闻名,此符箓一出,以莫闲的眼光,也赞叹不已,仅仅是普通的五行符,在松溪用来,却有化腐朽为神的效果,五行流转间,依次光华闪过,元磁层无声无息地消融成一个大洞,似乎元磁层只是普通薄冰一样。

    莫闲看到这一幕,心有悟,不怪说,万事万物都是大道,符箓一道,松溪又走出另一种辉煌,不怪他转世重修时,选择了黄庭之道。

    松溪只用一道普通的五行符,便打开的元磁层,在场的都是行家,一个个露出沉思之色,莫闲满足地闭了闭眼,睁开了眼,众人已经飞入元磁层,而方的元磁层却已经闭拢,而五行符却无声无息消融前方的元磁层,看去众人似被层层五色光华所包容的气泡,而气泡在飞速的下降,而后方不久之后,便完全闭合。

    他们虽然无声无息,但也惊动了火灵,火灵在戊土元胎,跟莫闲在一次看见已然不同,虽然还在戊土元胎内,但元胎内先天混沌毒焰却很稀薄,他依旧做坐黑莲之,一呼一吸,戊土元胎也随着他的呼吸一收一缩,一次莫闲没有看到过这种现象,而内里毒焰已经很稀薄,火灵明显的次大了很多,已经像一个成年人。而仙府的仙光似乎知道什么似的,更加浓郁,压在戊土元胎,但起次来,已升了数千丈,仙府也快镇压不住。

    松溪的五行符和五行阵法起莫闲次来,动静更大,但火灵似乎沉浸在内心,只到莫闲他们过了元磁的三分之二,火灵抬头,目光射出摄人的幽光,与众人目光一触,众人顿觉一种懒洋洋的感觉,好像不愿动了。

    莫闲这一次没有像一次那样,他心有了警惕,感觉刚一有,他一个“叱”音,顿时将众人唤醒,其他人不用莫闲唤醒,也能摆脱,但左铃却不行,莫闲一声“叱”,她立刻醒来,要不是她已是化神,恐怕现在已经汗流浃背了。

    “善哉!此物凶悍,诸位道友,守定心灵,不用被他所趁!”野僧广行说,他身边的释天也是一阵后怕。

    众人穿出元磁层,火灵见他们挡住了他的火相修罗法眼,猛的从莲台站了起来,他这一站起,轰的一声,仙府陡然被冲高百余丈,仙府一层层仙光如潮,向他镇压下去,他厉啸一声,戊土元胎猛然缩小,只在他身外三尺左右,红黑色烈焰轰然灼烧,穿出元胎十余丈,而不伤戊土元胎,莫闲一惊,他大势已成,可以随心所欲了,只要镇压他的仙府一去,世间还有谁能制服他!

    仙光一遇红黑色的先天混沌毒焰,竟层层消融,他跟着又厉啸了一声,轰的一声,头顶显示一尊法相,三首六臂,面色火赤,眼似铜铃,獠牙外露,呼吸之间,火焰相随,足下一朵火莲,手持种种法物,俱是烈焰腾腾,离开了他的本体,气势汹汹,向莫闲等人杀来。

    归卧故山说

    感谢秋之神光投了1张月票、zus投了2张月票、先甲三日投了2张月票、与天大人投了1张月票、八荒刀铭投了1张月票、李怀李忆寻投了2张月票、秋之神光打赏100起点币,在此多谢!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