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李俊归附


本站公告

    蒲与路和胡里改的交接很是顺利,完颜亮让出两城,一路东退。? ? ? 蒙古大军则是负责断后,防止赵朔出尔反尔。但赵朔岂是那样的人,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打算。

    克烈部境内被围困的西辽大军,在萧天炎到达之后,三方进行了谈判。

    赵朔已经将自己的意思告知了折可求和李元昊,所以谈判起来,也很是顺利。

    为了活命的耶律大石,这个时候别说割二百里土地了,就是割两千里,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东边的金国解决了,西辽的辽国也解决了。大理在攻打蒲甘,这跟赵朔有点关系,但暂时并没有啥威胁。

    但对于大理分兵功伐暹罗的事情,赵朔却很是关心。他给段正严写了信,让武松给李俊写了信。

    他告诉段正严,李俊是他的人,大理可以攻打其余的地方,但对于暹罗,决不能动手,否则,他会再次从李朝出兵,攻打大理。

    而武松给李俊写的信就很有意思了,武松简单的提了一句,大理跟赵朔签订了通商合约,别的,都是在询问李俊近况如何,身子怎么样,赵朔让他在脸上泼重建房屋,召集剩下的梁山好汉前往养老。

    这样一来,虽说周边各国依旧虎视眈眈,尤其是蒙古有了出海口,跟大宋的联系势必会更加紧密。

    大理攻下蒲甘之后,同样获得了出海口,而起,比之蒙古的出海口,还要更有优势。

    但蒙古和大理成长起来,是需要时间的,而赵朔,做的所有一切,就是为了争取这段短暂的和平。

    “王爷,王爷……”

    和平到来,赵朔正在思考如何利用这段时间,大力展,门外传来的呼叫声,让他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是巫雅士的声音,他已经来过很多次了,每一次来就是跟赵朔抱怨,制作法律如何如难,赵朔设定的学校构想,那些儒家大佬如何如何反对。

    “军师,你可是我的军师唉,按理说,整个国家,除了我,你应该是最聪明的吧。”赵朔看着进门之后气呼呼的巫雅士,给予了一定的褒扬,只是在褒扬巫雅士的时候,顺便把自己也抬高了一把。

    “王爷,这都一年了,小生觉得,那些老顽固应该可以理解了,但他们就是理解不了,处处跟小生作对,小生是双拳难敌四手啊。”巫雅士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王爷,要不你把小生调出去帮你打仗吧,虽说小生的武功稀松平常,但出谋划策,还是可以的,这样,小生也能给王爷出点力,免得总做无用功啊。”

    此时,已经到了1132年,赵朔是1131年将重置法律和建立新式学校的任务交给巫雅士的。所以,巫雅士才会有‘这都一年了’的说法。

    “想跑啊。”赵朔看着巫雅士。“你跑了,这事我找谁去做?”

    “王爷,要不你找个武将去做吧,武将有威慑力,也许那些老古董会害怕,一害怕,他们也许就认可了。”巫雅士哭丧着脸。“小生,小生实在是没办法了。”

    “军师,现在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这段时间,我要大力展商业,实现工业化。”赵朔冲着巫雅士呵呵一笑。“战争的事,以后肯定会有,但今年,是没有的。所以啊,你还是踏踏实实的,在这给我干下去,啊~!”

    “王爷,没有战争,小生去当个地方官也行啊。”巫雅士是铁了心的要换个活干,见赵朔说没有战争,立刻想出了别的理由。“王爷要鼓励商业,小生当地方之后,一定大力扶植商业。”

    “王爷,门外有人自称暹罗使者,说有要事求见您,小的不敢大意,特来禀报。”护卫进门,单膝跪地,恭敬行礼。

    赵朔听后,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有理由不用跟巫雅士在墨迹了。“军师,你看,我也是忙的不行,你在坚持几天,等忙完这几天,我就处理你那的问题,这总行了吧。”

    巫雅士看了看赵朔,又看了看那个报信的护卫,捋了捋不长的胡须,一脸的不相信。

    赵朔这几天,为了打他离开,是想出了各式各样的理由,有时候,有一次连坏肚子蹲坑,然后从厕所消失这样的招式都用上了。

    巫雅士很怀疑,这一次,还是赵朔跟护卫演给他看的一出戏。

    “门外真的有暹罗使者?”巫雅士盯着护卫,略带疑惑的问道。

    “是的。”护卫一脸刚毅。“这种事情,。”

    “王爷,小生还没见过暹罗人,这一次,可不可以让小生也开开眼。”巫雅士还是不放心,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他认为,如果这是赵朔跟护卫演的戏,他这么一说,这个圈套也就不攻自破了。

    “看军师说得,暹罗使者到来,必有大事,军师若是不想离开,留下参谋一下,自然是可以的。”赵朔这次很大度的同意了。

    赵朔转头看向护卫。“去,让暹罗使者进来吧。”

    “是!”护卫行礼退去。

    什么情况?难道连假使者都准备好了?还是说,真的有暹罗使者?巫雅士看了看赵朔,脑海中闪过很多想法,一时对刚才的想法,竟然不坚定了。

    “暹罗水军大都督童威拜见王爷。”暹罗使者进门之后,先是自报家门,然后便要跪地行礼。

    赵朔几步来到童威身前,一把将他扶住。“你是出洞蛟童威?”

    赵朔喜形于色,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使者,那还有一点王爷的模样。

    童威从武松的信中,知道赵朔推崇梁山好汉,但却没想到,赵朔竟然到了如此痴迷的程度。

    还有,在武松的心中,将赵朔描述成了一个沉稳老练,有勇有谋的王爷,在童威的心中,这样的王爷,少说也得三十以上了,但是在看赵朔,明显也就十七八岁,连二十都不到。

    “王爷,某正是出洞蛟童威。”童威给予了给定的答案。

    这个时候,一直在观察赵朔和童威的巫雅士,已经知道面前这一出,不是演戏了,因为,太逼真了。

    “童威将军,不知你这次,所谓何事啊。”巫雅士可不迷梁山好汉。

    “是这样的。”童威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我们都是闲云野鹤,懒散惯了,所以想将暹罗国交给王爷大理。”

    童威说着,双手推着密信,跪倒在了赵朔身前。8</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