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再入北园


本站公告

    时至三更,月色如银。?  ??

    偌大的山庄之内,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刘敢和张玉兰一路小跑,很快便穿过一条条走廊,来到北园大门口。

    站在北园门口,两人左顾右盼良久,却没有看见鲍三娘的身影。

    “怎么不见人,不会出事吧?”

    刘敢忧心忡忡,说话间,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张玉兰耳朵一动,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警觉道:“有人来了,很多人!”

    刘敢默然无语,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说什么来什么,好的不灵坏的灵,活脱脱变成了一张乌鸦嘴。

    两人观察了一下,左右有人无路可走,唯一的退路只有进入北园。

    在不之客到达之前,两人互看一眼,不约而同地躲入北园。

    来人是鲍凯,只见他领着一大群护卫而来,这些护卫携刀带剑,挑着灯笼,举着火把,来势汹汹地出现在北园门口。

    “庄主,没找到人。”

    一番搜找之后,一名护卫向鲍凯禀报说道。

    鲍凯一脸凝重,盯着北园大门看了良久,沉声道:“进去找!”

    “可是,我等不辨方位,进去容易出来难……”那护卫说话被打断。

    “我再说一遍,进去找!找不到人,谁都不准出来!”鲍凯冷冷打断。

    “喏!”那护卫领命而去,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进入北园。

    没过多久,一道呼喊传来:“他们在这里!”紧接着,打斗声传来。

    鲍凯听到声响,笑道:“看你们还能往哪跑!”

    此时,站在门口的鲍凯,眼光瞥见了一名护卫的背影,只觉得这个背影有点眼熟。

    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背影!

    “你站住!”

    鲍凯一声大喊,叫住了那名护卫,沉声道:“就是说你,转过身来!”

    那护卫顿住脚步后,不但没有回头,还一头往前冲刺而起,健步如飞地溜进北园。

    那人跑进去之前,一件小东西从身上掉落下来。

    鲍凯跨步上前,一把捡起那件小东西,定睛一看,是一个香囊包。

    “这孩子,怎么逃出来的?”

    鲍凯又好气又好笑,手中抓着香囊包,犹豫了一会儿,随即迈步走进北园。

    北园内。

    一群人围追刘敢和张玉兰两人,打斗声从这头传到那头,再从那头传到另外一头。

    期间,诸多护卫被打倒在地,惨叫连天,哀嚎不断。

    刘敢一心找生路逃走,倒是没有怎么动手。

    张玉兰却出手极重,凡是被她所伤的护卫,基本上都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站起来。

    “你下手太狠了吧,无冤无仇的,至于吗?”

    刘敢在落跑中,看见张玉兰狠辣地挥剑砍翻两名护卫,忍不住出言说道。

    张玉兰冷哼道:“怎么,心疼了?干脆留下来当姑爷不是更好!”

    刘敢一阵语塞,左右看了看,说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大门被堵,天色又这么黑,没有三娘的帮助,我们逃出去的希望渺茫!”

    “那你说怎么办,实在没办法就把你留下来当姑爷!”张玉兰道。

    “别开玩笑了,你就不能想点其他办法吗?”刘敢不满地看了她一眼,以前他怎么没现,原来面前的这个女人,也并非冷漠如冰山般不可靠近,有时候也会有一点幽默感。

    虽然幽默感来的不是时候,不过聊胜于无嘛,至少从侧面证明张玉兰不是一个闷葫芦。

    此时,又有人追了上来,两人对望一眼之后,只能继续往前跑,在没有应对之策以前,跑到哪里算哪里。

    只是,这一次他们跑不掉了,因为鲍凯亲自带着人围了上来。

    四面受敌,无处可逃!

    “跑啊,怎么不继续跑了?”

    鲍凯冷笑着走出人群,目光落在刘敢身上,朗声道:“好你个甘牛,枉我为了招你为婿,不惜得罪吕布,你居然在大婚当日还想着跑!若是让你们跑了,这天一亮,我怎么面对众多宾客,我鲍凯的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刘敢苦笑道:“鲍庄主,一切皆是情非得已之举,我已有家室妻儿,我和内子感情和睦,思前想后,只能辜负鲍庄主一番美意!”

    “有妻儿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妻妾成群,这样吧,只要你娶我女儿为妻,我也可以让一步。”鲍凯的目光望向张玉兰,说道:“给她一个平妻的名分,如何?”

    平妻说的好听是妻,其实说穿了还是妾,因为平妻在律法之下是不予承认的。

    平妻最大的好处便是,见到正妻的时候,可以不用行妾礼。

    古人有三妻四妾之说,其实就是一妻多妾,所谓三妻,是指春秋时期一位齐国君主的一段佳话。

    相传当年齐国君主立后之心不决,乃至全国上下议论纷纷,后来君主心生一念,要一次立后三人。

    可惜,此事并未成功君主便早早死去。

    虽然立三后之事未成,却传为一时美谈,到后来,演变为只有极贵之人有三妻之说。

    这三妻是指:正宫、东宫、西宫。

    四妾则指的是家中父母所赐和三妻贴身随侍婢女各一人。

    三妻四妾的倚红偎翠场面,通常也只有非富即贵之人才能享受,寻常男子只可仰望而不可实现。

    “鲍庄主美意心领了,可惜我与三娘有缘无分!”

    刘敢一再拒绝,一语道出,终于引起了鲍凯的愤怒。

    只见鲍凯扔了灯笼,拔剑而立,冷冷道:“甘牛,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日便成全你,待我一剑杀了这个女人,你可不要后悔!”

    张玉兰冷声道:“就凭你也想杀我!”

    “哼,我承认你剑术高,不过很可惜,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来人,布阵!”鲍凯一言落地,顿时便有七八个人站了出来。

    只见这些人人手一张渔网握在手中,目光锐利地盯向张玉兰。

    见了这架势,刘敢和张玉兰脸色同时剧变,这一张张渔网罩下来,身手再好的人,怕是也要独木难支陷入苦战。

    “动手!”

    “慢着!”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传来,前者是鲍凯的下令声,后者是女子的阻挠声。

    只见鲍三娘穿着一身护卫服饰,快步走出人群,来到刘敢面前的同时,竟是与鲍凯面对面的对峙。

    “爹,罢手吧,别伤害他们!”鲍三娘说话时,声音带着颤音,眼中也隐隐含着泪光。8

    </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