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饿狼


本站公告

    叶春秋走进去殿中的时候,杨一清见了叶春秋,立即上前怒道:“鲁王殿下,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等若是饿死了,你绝不会有好下场。? ”

    叶春秋走到了杨一清的面前,看杨一清一副已饿得前胸贴了后背的样子,叶春秋却是目光冷然,反问道:“我在做什么?那么敢问,杨公做的是又是什么呢?杨公,你和朱厚熜这些人的阴谋,还想藏掖到什么时候?噢,还有一个钱谦,对吗?”

    叶春秋本来就没想要轻声细语,故而,不少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霎时间,殿中一片哗然。

    就如谷大用所说的,其实真正暗中密谋的,毕竟是少数的。因为关系的人越多,就越容易泄露,因此,杨一清站了出来,其实只是导火索,在这百官里,真正和他勾结的,未必有这么多,只是大家苦新政久矣罢了,今儿有人带了头,于是便一呼百应了。

    可是现在,听到叶春秋直接揭破了杨一清、钱谦和朱厚熜的阴谋,不少人始料未及,自然是满脸错愕。

    杨一清的脸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却又很快镇定自若起来,对叶春秋冷笑道:“你说什么,老夫一句都不明白。”

    叶春秋嘲弄地看着他道:“你心里明白就可以,不过你自以为智珠在握了,是吗?你错了,现在你留在这里走不脱,你以为我只是拿你当人质,用你来要挟朱厚熜和钱谦,就可以使他们不会轻举妄动了?”

    “若你真如此想,就真的错了,他们现在想要的,确实是名正言顺,而你杨一清,由始至终,都只是他们名正言顺的一步棋罢了,而一旦他们意识到不能名正言顺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铤而走险,到了那时,无数的兵马就会杀入宫里来,杨公,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真要到了那个时候,那些杀红了眼的官兵,会认你是不是杨一清,会认你们这些人里,哪一个是朱厚熜的走狗吗?呵……你想多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为了谨慎起见,势必是一网打尽的,即便你们死了也不打紧的,反正他们可以将所有的脏水都泼在我叶春秋的身上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嘛,他们大可以说,你们都是我杀的,你、太后娘娘、还有太子殿下,还有你们所有的人,也包括我,我们……都会成为冤死鬼,谁也无法幸免。”

    “所以,我们的死期都临近了,也就这三五天的功夫,在场的人,无论是不是参与了这场阴谋的人,都洗干净脖子便是了。这……想必就是杨公的初衷,非要这京师里染满了血,还有那些从逆的官兵,一旦开了这个杀戮,想要停止,哪里有这样容易?届时,这整个京师,怕都要生灵涂炭了,杨公是管过马政,亲自在边镇掌过兵的,兵灾二字,想必杨公是知道的,杀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眼睛杀红了,便什么人都杀了,到时候,何止是我们这些人完蛋,要付上性命,那些你们在京里的族人,就以为可以幸免了吗?我不信,至于你们信不信,是你们的事,好了,再会。”

    叶春秋说罢,便独自到了侧殿,歇息去了。

    叶春秋很平静地说完了那么一大番话,可这大殿中的所有人,都已目瞪口呆。

    他们当然未必会相信叶春秋,可是有些事,他们也不敢不信,特别还关系到性命,关系到自身的整个家族。

    叶春秋的话多么的简易明了,现在叶春秋将他们扣押在这里,这就断绝了朱厚熜等人名正言顺的机会,一旦他们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肯定是要开始有所动作的。

    乱兵是什么?乱兵一旦动了手,绝不可能轻易罢手的,那些借助乱兵的人,为了满足他们的野心,一定会给乱兵们许诺许多东西,这些乱兵才肯去拼命,一旦他们疯了似的动了刀枪,依着大家对丘八的了解,肯定是京师大乱。

    杀绝了宫里的人,他们会满足吗?难道不需要搜查忠心于太子的乱党吗?既然如此,就要在全城进行搜捕,而乱兵们会放过这个财的机会吗?

    许多事,几乎不用太耗心神去深思就可以想到。

    不少人越想越怕,甚至开始痛哭起来,捶胸跌足地道:“事情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啊。”

    是啊,家族里还有数十口,乃至于上百口人都在京里呢,也不知会怎么样,从前大家希望朱厚熜克继大统,是认为新政妨碍了他们的利益。

    可是,也只是妨碍了利益而已,他们终究还是高高在上的人,拥有无数的特权,现在不过是某一些特权被剥夺了而已,从前吃肉,现在也是吃肉,只不过这块肉比从前少了一些,他们便愤愤不平,便开始心里生出怨恨,开始龇牙咧嘴。

    现在呢……完了,真的全完了。

    到底是什么后果,谁能预料呢?但有意见是明确的,都走到这一步了,没有一个人可以独善其身的。

    到了这一步,那一直被士大夫们所压制的丘旦被放了出来,到了那时,别看那些卑微的丘八们平时对你是敬若神明,可一旦放了出来,这些人便是饿狼,足以吞噬一切。

    杨一清的脸色也已大变。

    此时,蒋冕已走到了他的身边,道:“这……真是预谋?杨公,你和钱谦……还有……”

    杨一清只是抿嘴不语,可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泄露出太多东西了。

    蒋冕深深看着杨一清的脸,突然生出一种绝望的感觉,忍不住地吐出了一句话:“杨公,你误了天下啊。”

    相较于太和殿里的不安宁,另一边的钱谦自宫禁中出来,这一路上显得很平静,他的眼角有些糊了,用袖子不经意地揩了眼角的湿润,接着便沉着脸,浑身幽暗地径直出了宫。

    等再一次见到朱厚熜和朱祐杬,还不等钱谦说话,朱厚熜便急不可耐地道:“怎么样,见了太后没有?”

    “没有。”钱谦红着眼睛道:“只见了叶春秋,我们的一切谋划,他早已知道。”8</br>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