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缠身


本站公告

    又是一个雨天,工地不开工,霍泽无事可做,照常去到一个地下酒吧打发时间,雨天的酒吧没什么客人,因此气氛感觉有些阴沉,桌上点着酒杯蜡烛,其实换一个场合的话该是浪漫的,但是在这个地下酒吧里,一点点昏暗摇曳的光线,反而衬得整个空间鬼气森森,轻灵的音乐响起,霍泽闭目抬头将酒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

    低头间,边上的位置突然多了一个美女,那女人朝他抛来一个媚眼,“喂!帅哥,要不要......”

    霍泽的心漏跳了一拍,不是他动了情,而是这女人两边的肩膀上各搭了一只小手,巴掌很小,如同初生的婴儿般,皮肤是绛紫色,指甲有些长,里头塞满了泥。

    什么东西?

    霍泽觉得脑袋有些晕,他揉了揉眼,伸手过去,抓到的却是两束头发,那女人撩拨了一下搭在肩上的发丝,冲霍泽勾唇一笑,“来,去我家!”

    霍泽眼神迷离,傻傻的跟着女人起身,他眼晴又瞄到了那双小手。

    女人穿着又短又薄的裙子,大腿上挂着一个周身绛紫色的婴儿,每走一步婴儿就晃动一下,若隐若现,霍泽伸手过去抓他,却怎么都抓不住,那女人却是嘤嘤嘤笑得好甜,她说没想到帅哥你那么心急,不如去边上的巷子里,那里黑、够安静,没人会去注意。

    霍泽想说不,但脚底却像踩了棉花,直接被扯进了巷子里头,巷子里虽黑,却有一袭白色的衣裙特别显眼,挂在一边的墙上随风起舞,霍泽心慌了,经过的时候仔细看了一眼。

    那不是衣裙,而是一个女人,披散的长发滴着鲜血,白裙变成了红裙,抬首间对上霍泽,那一张脸上有好几个血窟窿,血浆潺潺而出。

    “鬼啊!”

    霍泽大叫一声,推开身前的女人扭头就往巷子外面跑。

    女人骂道:“吗的,敢吃老娘的豆腐不给钱......”语音未落,她拿出手机拨了号码。

    霍泽才跑出半条街,就被几个混混骑着摩托车拦了下来,为首的人一把将他推到地上,骂他不要脸,嫖了不给钱!接下来是一阵拳打脚踢,然后警车呼啸而来,混混逃跑了,霍泽却被抓了。

    我拉了二毛和梁经理一起吃火锅,火锅才吃到一半派出所就来了电话,电话当然是打给梁经理的,让去派出所领人。

    霍泽回到工地后的几天,精神状态每况愈下。

    他成了底下工人们的笑柄,所有的人都在传霍泽,年轻,管不住下半身的问题可以理解,但是做了事不给钱,又被小混混当街暴打,还被警察叔叔抓,这就是他的不对了。

    梁经理把这件事情毫无保留的汇报到了总公司,因为派出所那边的罚款有几千块,是梁经理替霍泽垫上的。

    就这样,霍泽彻底像是丢了魂,吃饭的时候拨拉着碗里的饭粒,漫不经心的吃,时常吃了一两小时还是那碗米饭,根本没动过,他脑袋上那团黑气也就越来越重了,而那只一身绛紫色的婴灵,悄无声息,趴在他背上。

    二毛学了道法,早几年就被老知观开了眼,见鬼不是一两天的事了,他在当地还闯了些名气,他问我:“要不,出手帮霍泽一把?”

    我说不是不帮,要他自己个醒悟才好,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我不做,二毛笑道,楚天一你丫显然是在替心上那个小可爱出气吧?我说你不提可爱也就罢了,你这一提,我更没心思帮霍泽了,他这人不知在外头惹了什么风流债,现在这情况看来,正该是还债的时候到了。

    办公室里,霍泽仰面瘫在椅子上,他两眼直愣愣的盯着天花板,足足两三个小时,一直保持着那个动作,他不和我说话的时候我也不会主动理他,在这里我是没有工资可拿的,有事没事和二毛约着一起去工地走走样子。

    大概快到中午了,我起身要离开,霍泽却叫了我一声:“楚大师!”

    我缓缓走过去,站在他面前:“霍泽,你想说什么?”

    “哦!我最近,老是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但是又不太真实,我本想找毛道士说一下,但他每次老远见我,似乎见了鬼一样,还没等我张口他就跑远了。”

    我想对他说,不是你像鬼,而是你身上趴了一只鬼,但是如果一个人,做过一些不像人做的事,那他和鬼也没什么区别了。

    霍泽两手揪着自己的头发,紧张得有点颤抖。

    “楚大师,你相信报应吗?”

    我说:“一切皆有因果,种什么瓜,结什么果。”

    他说是吧!那看来是报应没错了,他又问我:“你们搞风水学的,相信世上有鬼吗?”

    “平生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即便有鬼,又担心什么呢?”我看他眼角抽搐了两下,我说你最近精神不太好,身上的人气不太对。

    他猛的从位置上直起身来,嘴张了张,拧着眉头问我,楚大师,我最近感觉自己活不长了,你知道吗?人快死的时候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我说是人,都会有死的一天,就看这一生活着的时候对不对得起自个的良心,活着呢?是活得值与不值,我说你做过些什么事,你心里应该清楚,等你想好要说了,再找我吧!

    我不再理他,准备去小饭馆,因为事前已经和二毛约好一起吃午饭了,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霍泽傻呆呆的愣在那里,有一只绛紫色的小手,慢慢向他的头顶攀上去。

    小饭馆离得不远,但今天我却找不到具体的方位了,我困在一个普通人看不到的空间里,事情要从推开办公室门那一秒说起,我因为霍泽的事乱了心神,这一点点的疏忽导致诡事再次发生,一路出来,始终有无数弹珠从我脚边滚过,弹珠里头有一道道银白色的纹路,竟然和我之前得到的那一枚是同样的,我知道我遇到了一个高手,那个道士,神人。

    我在网上曾翻到过这样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人想去访亲,却迷失在一个街市上,街上没有任何一个人,但所有的商店门开着,商品也都摆放整齐,连熟食店里的食物也还热乎,散发出诱人的香气,他觉得很饿,上前拿了一块正要放进嘴里,这时一只手突然伸过来,他被人狠狠的甩了几巴掌,待他清醒过来一看,发现他身处的地方哪里是街市,分明是在一个荒坟岗上,而他手里拿着的,是一块人骨......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