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绝地反击


本站公告

    廖科长步步紧逼:“怎么还不开始,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你别耽搁了大家下班。”

    他真的很懂得以利益来调动大众的情绪,病房如他所愿的骚动起来了,私下都在催促我赶快做,她们还赶着下班呢。

    我看向李红梅,她很轻巧的回避了我的目光。

    态度已经摆出来了,她不会帮我。

    这是我们说好的,我也没有责怪她的理由。

    最后居然是吴护长说话了:“廖科长,她也没演练过几次,一时半会还不敢对真人下手,我看还是用假人吧,下次我会组织一场真人演练。”

    意思是,我自己能找到真人模特,真不需要你老人家操心。

    吴护长跟廖科长的关系很微妙,他对谁好,吴护长就看谁不顺眼。

    之前是徐玲,后来是李红梅,如今是我。

    虽然很冤,可有她挡着,廖科长倒是能收敛一点。

    只是这次他就是不松口:“我就是知道你们没演练过,所以现在给你们机会演练,如果我今天真的是急诊病人,你们这么磨磨蹭蹭的,像什么话?难道还要病人等你们?”

    廖科长还是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凶吴护长,这样她很没面子,能看出委屈的情绪,却还要认错:“廖科长教训得是。”

    他很不乐意的“嗯”了一声,看着我:“开始吧,我耐心有限。”

    那我耐心无限好了。

    我脑袋在飞速的运转,绞尽脑汁的想找个办法摆脱他。

    想着手上也没闲着,给他解扣子,定位,两**连线的中点。

    左手掌贴着右手手背,以右手手掌紧贴他皮肤,伸直手臂,用力往下按压。

    我是用尽的了全身的力气,企图在按压这一关就把他的肋骨给按断:“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一零!”

    重复三次,每次十下,三十下之后就要吹两口气。

    整整三十下,用尽了我浑身的气力,却好像跟他挠痒似的。

    皮糙肉厚还有这等好处,我都要气疯了。

    他却笑意盈盈的看着我,等着我给他人工呼吸。

    我恶心,灵机一动,嚼着自己的舌头就咬了一口,锥心的疼啊。

    但只要不用跟他嘴对嘴,就是把整条舌头咬掉了,我也是愿意的。

    伤口挺大的,血直接从嘴角里流出来。

    我趁机瞪一眼李红梅,让她帮我,不然我完事了,她也别想跑。

    她很快接收到我的求救信息,冲出来故作惊讶的大叫:“哎呀,李晓晓,你怎么吐血了?”

    说吐血其实有点夸张,不过却成功的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莉莉姐也跟上来:“晓晓,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

    我捂着心口,假装踹不过起来:“我、我难受!”

    李红梅立马大叫:“我去叫医生。”

    说完不等任何人发话,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赵医生就等于通知了欧阳,廖科长瞬间从病床上弹了起来,张着嘴不知道想说什么。

    吴护长却打断了:“快,先扶她回办公室。”

    然后就跟莉莉姐一人一边将我从病床上搀扶下来,左右扛着离开了病房。

    转身前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廖科长的冲天的怒火,黑脸等着我,仿佛在说:哼,你就继续耍花招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除非你考核不想过了。

    我浑身一僵,脊背一股凉气窜上来。

    我们才走到走廊,李红梅已经带着欧阳冲过来了。

    正好迎面撞上,两边人都顿了一下。

    莉莉姐立马开口:“欧阳医生,晓晓她吐血了。”

    吐血两个字还在嘴边,欧阳就一步上来,打横把我抱起,然后转身飞也似的冲进了换药室,还不忘把门给反锁上。

    跑得很快,问得很急:“晓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我暖心又感动,就是觉得众目睽睽的或许不太好:“我没事,就是嘴疼。”

    可他不信啊,硬是要我躺在换药室的病床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给我检查。

    我不太好意思,脸红着跟他说:“我真的没事,就是舌头咬破了。”

    他当时拿着听诊器,已经从我领口上伸进去,要听心跳。

    给我一把压在了锁骨下。

    他楞了一下,拿弯弯的眼睛看我:“干嘛?”

    我脸滚烫:“不用听,真没事。”

    他笑:“完了,这么害羞,以后可不好骗”

    我囧,骂他:“不要脸。”

    他低头吻了下来,软绵绵的唇,很软、很暖。

    蜻蜓点水的一下,很快撤离,却还是沾了一嘴的血:“听说口水可以治愈伤口,你还有哪里受伤了,我给你治治。”

    好恶心的人。

    他笑得起劲,很安分的抽回手,却在我伸手拢衣服的时候,猛地低下头,在我锁骨上咬了一口。

    我疼得一缩:“欧阳!”

    他抬头,笑得像个大坏蛋:“叫老公。”

    又说:“这是我的专属印记,你以后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了。”

    我无语。

    他确定我没事之后,才小心翼翼的给我清理一嘴的血,用棉签沾着生理盐水轻轻的擦,心疼得眉头都皱成一个山字了:“你怎么那么狠心呢,看把我家晓晓的舌头都咬成什么样了,你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就告你虐待儿童。”

    我:“大哥,那是我的舌头。”

    他:“可是你是我的。”

    我被他逗笑了,有他的日子,真好。

    这事闹得有点大,还好他聪明,把门给反锁了,不然一会别人破门而入见到一嘴是血的我们在**,这个画面,不要太美好。

    事情发生之后廖科长就离开了,听李红梅说,他临走前居然还特意跟护士长交代了,要好好的关心我、照顾我之类的。

    他这是在搞事情啊,明知道护士长很嫉妒他亲近别人。

    李红梅把手机还给我,挑挑眉:“感谢有你,我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都能过得轻松又自在了。”

    我回敬她:“不客气,反正离考核也没几天了。”

    我都帮你挡了腥风血雨

    了,你就给我垫个背,这要求也不过分吧?

    李红梅被我怼得有些恼火,可又撒不到我身上,只能瞪我一眼,发泄怨念。

    我不理她,走得大摇大摆,趾高气扬,气死她。

    她不甘示弱,在身后冷言冷语:“走快点才好,不然等会男人可要被别人抢了去。”

    什么意思?

    我扭头盯着她,她慢慢悠悠的走过来,低下头看我,笑得很嘚瑟:“你还不知道啊,刚才徐玲给提着大包小包,来科室里探望欧阳医生了。”

    所以现在科室里的人都知道我跟欧阳的关系了吗?果然是太明显了,一会要跟欧阳说,以后得低调点。

    关注点有点歪了。

    反正我无条件相信欧阳,他虽然嘴上有点花,可做事很有分寸。

    只是徐玲有时候秀起下限来,真的很让人内伤。

    隔着办公室的大门,就听到她粗糙不堪的挑拨话语了:“你们太客气了,这钱可都是廖科长出的,我不过是借花献佛,你们真要谢啊,就谢晓晓吧,人家廖科长可是说了,这些都是补偿她的。”

    相信听到这番话,好些人会恨不得把咬进嘴里的东西给吐出来。

    推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穿着修身白大褂的徐玲,站在欧阳的身侧,暖心的给他递水,笑容极其的甜美。

    其他人看着感觉却不太好,特别是护士长,脸都已经黑了,就差把嘴里的食物给吐出来了。

    莉莉姐跟另一个护士使了使眼色,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不过手上的东西再也没有动过了。

    谁也不差这么点吃的,就算是穷逼如我,宁可饿死,也不不会碰那个衣冠禽兽的东西。

    徐玲明显已经看到我了,笑得特别欢,却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虚伪感。

    她热情的过来挽住我的手,把我往里面带:“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晓晓你刚刚去哪了,害我好找。”

    呵呵,你是恨我没凭空消失吧。

    她给我带过来一根香蕉:“给,听说你刚才生病了,多吃点补血,这个可是廖科长亲自给你挑的。”

    香蕉补不补血我不知道,但是通大肠是肯定的,所以还是拿回去给姓廖的通通他的满肚肥肠吧。

    我没接,她就给我剥,送到我嘴里。

    依旧没理她,她也不生气,放开我走到欧阳身边,喂他:“欧阳医生,她不吃你吃吧,那么好的香蕉,别浪费了。”

    欧阳挑挑眉,看了我一眼。

    当时还真的有点心慌,虽然徐玲挑拨的手段很低级,可禁不住别人比她更蠢啊。

    只是我的欧阳,会是那么蠢的人嘛?

    答案当然不是,他接过香蕉,干脆利落的扔旁边的垃圾桶了,甚至都没看一眼,一抓一抛一甩,剥了皮的大香蕉就精准的落入了五米开外的垃圾桶里。

    徐玲明显的一愣,盯着欧阳的目光有些错愕。

    欧阳正眼也不看她,冷冷的下逐客令:“这里是办公室,不是ktv,以后这种东西不许在出现,否则按医院规矩办事。”

    然后又说:“护士长,你说该怎么办。”

    护士长冷笑:“罚款,外加推迟一月实习期。”

    徐玲眉头紧蹙,罚款她不怕,可是这推迟一个月的实习期,岂不是意味着她要迟一个月回学校上课?

    估计这学也不用上来,直接就得被退学。5858xs.com